今天是:

疾病搜索:

切换到旧版

 疾病快速导航: 骨结核  肺结核  淋巴结核  肾结核  股骨头坏死  腰椎间盘突出  骨质增生  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  强直性脊柱炎    更多>>
  公告栏
 

敬告新老患者: 
  
从二OO九年十二月一日起,山西志海中医骨病医院与吕梁中医结核骨病医院合并,高永泽院长长期在吕梁坐诊,望广大患者周知并相互转告。

医院特色:中医治疗骨结核、肺结核、肾结核、淋巴结核、股骨头坏死、腰椎间盘突出、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骨病结核病            

医院历史:

1961年,高志海开始研制治疗骨结核病的特效药;   

1976319日,高志海历尽艰辛、奋斗十五年所研制的骨结核丸问世;   

1980年,高志海诊所在中阳县城一孔租赁的窑洞中成立;   

198452日,山西吕梁骨结核专科医院在离石县近郊前瓦窑村租凭的两间民房中成立;   

198512月,省科委对于高志海骨结核治疗技木正式组织鉴定,由北京及省内专家、教授及有关人员29人组成的评委会一致鉴定为——“具有国内领先水平   

1987年末,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新兴的骨结核专科医院投入使用,占地二十余亩,总建筑面积5000余平米;高志海与儿子高永泽先后担任院长;    

1998年,由于双轨制的弊端,高永泽与父亲高志海带着全部技术成果、专利发明和制药技术离开了山西吕梁骨结核病专科医院,并分别创办吕梁中医结核骨病医院山西志海中医骨病医院    

2008年,由于高志海老院长身体原因,高永泽接管山西志海中医骨病医院;   

200912月,吕梁中医结核骨病医院山西志海中医骨病医院合并,高永泽任院长,长期在吕梁坐诊!

 
中央电视台专题报道

患者必读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358-8260836
手    机:13503581328
传    真:0358-8260836
E - mail:274448204@qq.com
地    址:山西吕梁市离石区后王家坡((外地患者可乘坐飞机或火车抵达吕梁市,吕梁市内乘坐公交车在纪念碑站下车往西200米)
邮    编:033000
新闻报道
 

【山西青年报】神奇的药丸

发布人:admin 发表日期:2010-2-9 15:23:51

柏洼山传奇
出入坟茔墓穴险被当作掘墓贼
涉足书山学海齐称再世新华佗
神奇的药丸
台湾,海风吹拂着一幢掩映在竹林蕉叶丛中的白色别墅。静谧、凉樊的客厅里,却凝聚着紧张而炽热的气氛。闻讯匆匆赶来的军界各方人士,个个眉锋紧锁,神情严峻。突然,客厅里门传来轮椅轻微转动的声音,两个衣着洁白的护士小姐,推着一位老人走了进来。

老人银色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清瘦的面颊上一双凹陷进去的眸子,依然闪烁着军人特有的威严,年轻的副官端上了一玲珑雅致洁白玉盘,盘上放着几颗棕黑色,山杏般大的药丸。客厅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仿佛这药丸是一颗颗即将引爆的“定时炸弹”!这时,老人操着一口浓重的江南口音,轻轻划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我决定了,服用大陆的“骨结核丸”! 随即,他又用不容回驳的严厉口气,制止了欲言又止.跟随他离乡背井,飘落天涯的同乡、部下。 难耐的沉寂过后,一阵神奇、惊愕、激奋的呼叫声,从万里之外的台湾岛骤然响起。一封饱含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感恩信件,穿越海峡高耸的浪山涛岭、风林雨墙,飞向大陆,飘落在柏洼山下:“身患骨结核数载,疮口开裂,流脓不止,骨骼变形,疼痛难忍,在海外各国遍访名医,终不能见效,服“骨结核丸”后,遂能下床走动,食欲渐增,而色红润,病况速愈。深感祖中医之伟大,大陆关怀之熏心,高大医师,乃当今神医矣! 高大医师,何许人也?他,姓高名志海,生在吕梁山区,饮黄河水长大。熊腰虎背,浓眉大眼,是一个标准北方男子的形象。随着他象山风一样穿峡过谷的谈吐,使人仿佛走进 一片历史和生活的僻山野林……

盗墓人与鬼

一个关于”鬼”的奇闻,突然在柏洼山传开,山民们顿时惊慌不安,传说是那样有声有色,有的人甚至公开宣称自己亲眼看见过.奇闻传到高志海耳朵里,他只是笑笑,又一头钻进他狭小的窑洞里去了。 骨结核,中医叫疽,统称骨痨。是由结核杆菌从肺或体内其它结核病灶经过血液循环感染到骨与关节引起的恶性病变,在医学上是一种极难治愈的疑难病症。患此病症者,骨髓糜烂腐臭,身上遍开溃孔,脓液流淌不止,使人体迅速萎缩、瘫痪、畸形。轻者只能由西医手术切切除,锯骨截肢,致成残废;重者则丧失性命。世界上每天不知有多少国家因此而失而栋材,家庭失去亲人,情人失去希望,孩子失去双腿! 自从开始“骨结核”研究以来,高志海翻遍了中国四大中菝经典,荟萃了古老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几千年医学遗产,象壮丽、浩森、磅礴的滔滔黄河,使他眼花缭乱,惊叹不已。他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在祖国医学的书林里寻觅,收集甘露,吸取精华,从一个叫“阳和汤”的药方入手,做为自己攻克“骨结核”病症的基础,开始实险。 为了深得每一味药不同季节,不同时辰、不同地势的内蕴。他十一次登临柏洼采撷着、品尝着、记载着,餐风饮露、

历经千辛苦,在山崖、峭壁、沟涧、谷底跋涉攀登,有时还要同野兽对峙、周旋……
他采回一百多种草药,一味一味品尝,有时因增减一味药要经过几十次、几百次,甚至几千次试验。一次,为提升红矾,被毒气一下冲倒,要不是预先准备好几盆凉水,嘱咐孩子在晕倒时把凉水泼在他身上,他早已呜呼哀哉了。 他从中医辨证的“以毒攻毒,以骨治骨”中萌生了一个胆大而冒险的计划,这一天,他导乎寻长地闭门不出,也不接待病人,一个人躺在斗室中做着周密而细致的准备工作,然后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夜幕的降临。他想睡一小会儿,可怎么也睡不着,总好象有什么人已经知道了他心中的陷秘,象个第一次行窃的盗贼,还未动手觉得别人的眼睛已经盯着他。 黑深了,他带着工具悄悄闪出门来,轻轻地朝山上走去。这是一片古老的墓地,笼罩着一处阴森森的静寂,莠草杂树葳葳蕤,装点着荒凉凸起的坟堆。风吹着树叶瑟瑟发抖。偶尔传出传声两声虫呜,使人情不自禁地感到恐怖。 高志海摸到一个坟堆前,挥起镢头刚刨下去,猛然“啊”的一声惊叫,仰面听跌倒在地。只见一个长长的、毛茸茸的怪物从头上呼啸而过,吓得他三魂出窍,好久才清醒过来。原来是藏在坟头蒿草的一只野 狐。他爬起来暗自笑道:“它或许以为碰到‘鬼’了,你自己怕个啥?”坟头挖开了,露出一个阴森森的洞,一股潮湿,霉腐的凉气扑鼻而来。他急忙载上口罩,捏亮装了四节电池的电筒,匍匐着爬了进去,用力掀开棺盖,朝里一照,只见几根白骨支着一个骷 ,他伸进手,把一根根人骨取出装进医包,移回棺盖,又匍匐着退了出来,把坟头坑填住,又洒了些干土做了伪装,尽量使人看不出破绽,才放心地离开墓地。 “不可告人的秘密”一直隐藏到今天,他笑着说:“要是当时被鲁莽的山民知晓,不把我拉到山上用乱石砸死才怪呢?” 是啊!至今在这里仍有很多人在咒骂高志海:“缺德”,“不得好死”。甚至有些干部、医务工作者也说什么:“那药不能吃,有死人骨节。”我们暂且不论这些无知或别有用心的街头巷语,何况这味药现在已能由龙骨、珍珠代替了,使我们惊奇是高志海为什么敢于冒着生命危险甘当科学的是盗墓人“他说:”我也后怕过,但一想到千千万万被“骨结核”快要夺去生命的病人等待着拯救,我就什么也顾不上想了。“柏洼山有“鬼“的谜终于破了。当时有人还曾绘声绘色地给他讲过这个“鬼”的奇闻。今天想来,有些可笑。但笑完之后,不引起我们某些深思吗?

高志海,其实象“鬼”一样地生活过,十几年来,一个科研工作者,白天是人,夜里是鬼,多么令人惊诧、钦佩的献身精神呵! 爱情的悲喜剧 妻子变了。 一双善良、贤慧的眼睛中,常常向他射出猜疑、不满、甚至敌视的目光。这天凌晨,他疲劳不堪地推开家门——发现妻子颓丧志坐在炕头,象是一夜没睡在等着这个“夜游神”。他刚跨进门槛,哭声、骂声就劈头盖脸地扑面扔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俺跟上你衣没穿件新的,汤没喝口热的,给你烧水做饭、养儿育女,没想一你变了心。。。” “你说,你不给家放一分钱,都给了谁了?你日不进家,夜不归宿,上哪串门子钻茅圈去来。。。。。 “流言是私欲的产儿。有了私心就有了流言。“近来,社会上风言风语地传说他:”不务正业,搞邪门研究“啦,‘给病人贴钱治疗,别有用心”啦,“听说还有不少女病人”啦等等。他没有时间和精力跟这些人打舌仗,便当做听不见,置之不理,而现在不理不行了。他没想到他同床共枕、相依为命的妻子,也会听信这些流言。盗墓取骨的事,他一直没有告诉妻子,是怕她担惊受怕,而此时,他却和盘托出了。可是妻子仍然不信,非让他说出把钱给哪个相好的女人不可。他伤心了,想到自己在省城上学,也曾有年轻俊秀的女同学向他流露过爱慕之意,但他不愿抛弃乡的下槽糠之妻,怕父老乡亲耻笑辱骂,使一一拒绝了,可她。。。。。一股无名火在他七尺身躯内猛地烧起,怒冲冲地说:“你若信不过我,起身走你的路。。。。 妻子真的走了。。。。 妻子的出走,使一些对他不太“感冒“的人更抓住一个有力的把。一天,一道命令把他从山乡野路传回到城里,关进一间小黑屋。半个月后,意以一份领导代写的检查交待做为证据,在全县万人大会上突然宣布”开除高志海党籍,开除公职留用。

他冤屈,他愤怒,他抗议,他呼喊,可是奶快被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淹没了。。。。。 正当他带着“道德败坏,流氓腐化“的沉重枷锁,躲在昏暗的小屋子里,一颗心在偷偷哭泣时一个女人朝他走来了,轻轻地推开了他心灵上沉重的门。 她,名叫阎候元,一个年轻善良的农村妇女。十七岁出嫁,二十一岁患了腰椎骨结核病。村里人讲迷信,男人也渐渐瞧不起她了,怕传染上,连睡觉都怕挨住她,常说:“你重找个人家吧!”婆婆的脸常是阴沉沉的,连她吃剩的饭汤都端出院外倒的远远的,嫌邪气!她伤心透了,双手捂着脸哭泣着,粒自朝娘家走去,泪水,一滴滴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路上。。。。 娘家把她领到县城求医,高志海经过一番精心的治疗,几个月后,她意能直起身来了。正当她庆幸自己死里逃生,激动的泪水直淌时,几个人突然闯进她的家门,以帮助她继续看病要挟引诱,让她写揭发交待高志海的材料,当天真幼稚的她发现受骗了时,已经晚了。此刻,她怀着一种内疚,愤怒、伤心、感恩的心情,轻轻推开救命恩人高志海紧闭的房门,敞开了一颗女人火热的心。。。。 谢谢你,专员 一个挂红牌牌的国家医院的医生,一夜之间变,成浪迹江湖中“野郎中”。这倒使他从层层叠叠的条条框框,繁杂琐碎的人事纠纷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手上沾着牛粪的柏洼山山民,象对待亲人一样把他迎进山村,土窑、炕头。他一连热情为山民治病,一边更加争分夺秒,拼命积蓄力量,准备最后突破“骨结核”科研的高峰。

一九八三年,柏桂山下的一个春夜里,冬雪正在消融,绿色的嫩芽象星星般从田野、脑畔悄悄地探出头来,望着又高了一夜灯光的一间破旧的小屋。 突然从小屋里传出一声惊喜的呼叫,两眼通红的高志海猛志撞出门来,望着天边微薄的晨曦,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好象要向全世界宣告:“成功了,终于成功了。。。。。”经过二十一年的研究和实险,第一颗骨结核丸终于诞生了!

可他用临床实践证明的发明,在世界医学史上攻克了空白项目,却得不到承认,也得不到支持。几年来,他向县里有关部门不知已经呈送过多少次报告了。这一次他郑重其事地把报告装进信封,贴上邮票,投进邮筒,寄往仅相隔几百米的县委大院。他天天焦急志等待着,仍然是石沉大海。 这时,一个年轻的新闻战土“慧眼识明珠”,采访了高志海和一些治愈好的病人,投书《吕梁日报》、《山西日报》,第一次报道了高志海的科研项目的神奇的“骨结核丸”。一年间全国几十家报纸纷纷转载,向骨结核患者传递这一福音。

全国二十几个省市的骨结核患者纷纷而来,中阳县城,柏桂山下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盛况。来自山南海北的患者络绎不绝,车站、旅馆、饭铺,商店都骤然拥满了客人,连邮局分管邮药的姑娘,任务指标的红箭头也嚓嚓上升,仅奖金就领了二百多元。截止八三年八月他便汉疗了一千多名骨结核患者,痊愈率在百分之九十六以上。他上电视,新华社向全世界播发了消息;香港、台湾、朝鲜、美国等地报纸纷纷转载,求药信件频频而至。 他,出名了!外志科研、医疗部门经分纷请他去主持骨结核医疗工作。太原开发公司捷足先登,抓住他死死不放,以优惠待遇,提供科研条件迅速同他签订了合同,并下调令。他是含着泪在合同上签的字,他多么不愿意离开故土呵!当年他从大学毕业,一百二十多人仅留校七人,其中就有他的名字。他不是再三申请要还应,甚至找了省卫生厅厅长,才回到这穷出僻壤骂!这时淳朴的山曲,美丽的柏洼山,一草一木使他留恋不舍。可是为了事业,他不得不走呵!。。。。。 “不许走!”一个来历的声音拒绝了他。“要走可以,留下一半专利权!”高志海猛志倒退了几步,这是要掠夺他用几十年心血浇灌出的成果呵! 与此同时,一位秘书恰到这时代人买“骨结核丸”,听到高志海的消息,急忙驱车匆匆返回,及时汇报给和行署专员韩建民同志。 坐在宽大写字台后面的韩健民专员,聚精会神地听取汇报,眉锋一竖,“啦”地拍案而起,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射出愤怒的光芒,随即操起浓墨之笔,刷刷写一封快信:“高志海同志,请你暂留,一切问题都有会解决,不日将登门拜访。”随后派人火速送往中阳。 正月初七,一辆灰色的小卧车驶到高志海家门口,韩健民专员乎呵呵志握住迎上来的高志海的手,走进他狭窄低矮的小房,详细听了关于“骨结核“病科研的情况和取得的成果,随即紧紧握住他的手:“党是支持你的!” 党!这个比母亲还亲切的字眼,使高志海这个在任何艰难挫折不弯的刚直汉子,象个失散的孩子又见到母亲,不由得热泪夺眶而出。 呵!谢谢你,专员! 在地、县各级领导的支持下,一幢崭新的大楼——山西省吕梁地区骨结核医院峻工了。 秀丽的三川河畔,彩旗飞扬,锣鼓震天,华灯闪烁,各志的专家,学者、医务工作者,闻讯从各地赶来的病愈患者,云集一堂,兴高采烈志准备庆贺开业典礼。 此时,高志海,被委以吕梁骨结核医院院长。今天,他告别了结队相送的山民,赶去赴任。明媚的阳光,给柏洼山除了一层亮灿灿的金色,他站在山口,回头遥望,层层叠叠的山峦,白云缭绕,苍翠劲秀,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板小路象盘绕的银线延伸到这里。往事象缥缈的云霭,一朵一朵从眼前闪过。。。。但他很快扭转头来,朝前方望去。是的,他没有必要再去回顾以往,让过去的传奇,留在山路上吧!

获奖荣誉
 
© 2010 - 2022 sxzhyy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358- 8225290 / 8260836 / 8260629 
地址: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后王家坡(外地患者可乘坐飞机或火车抵达吕梁市,吕梁市内乘坐公交车在纪念碑站下车往西200米)